> 湖州浙桑新材:废弃桑枝变身环保家具\云南发现距今2.5亿年的鳞木化石
详细内容

湖州浙桑新材:废弃桑枝变身环保家具\云南发现距今2.5亿年的鳞木化石

时间:2020-10-26     人气:2362     来源:     作者:
概述:松木、红木、香樟……这些传统的家具原材料已被大家所熟知,然而,在市科技创业园内,有一家科技型小微企业利用农村废弃资源桑枝在全国首创环保家具。记者了解到,与普通板材相比,桑枝制成的木板木质细腻,具有防潮、变形小、不含甲醛等优点,深受消费者青睐......
松木、红木、香樟……这些传统的家具原材料已被大家所熟知,然而,在市科技创业园内,有一家科技型小微企业利用农村废弃资源桑枝在全国首创环保家具。记者了解到,与普通板材相比,桑枝制成的木板木质细腻,具有防潮、变形小、不含甲醛等优点,深受消费者青睐。“别看它们现在很成型,这是经过了无数次试验才制作而成的。”湖州浙桑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其明告诉记者,这几年来,大家的环保意识增强,低碳节约理念渐入人心,如果传统家具厂商不转型,势必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被淘汰。2012年,他与浙江农林大学合作,经过多次反复试验,终于生产出桑木定向板,并制成无甲醛的桑木环保家具。
据了解,以桑枝作为原料生产,不但为家具加工制造找到了廉价的原材料来源,节约了大量的木材资源,同时也为桑枝条的再生利用找到了出路,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有效地防止了农民在蚕桑生产低谷时期挖桑毁园,实现了资源综合利用,具有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
为了充分挖掘桑枝的新价值,除了与中国美院、湖州丝绸之路等加强战略性合作,“浙桑新材”更将科技研发作为企业发展的源动力,目前,“浙桑新材”已获国家发明专利5件,实用新型发明2件,企业核心研究团队中拥有木材制造与设计专业博士5名。今年9月,企业获得国家绿色产品认证,丝木生态家具项目被列为2015湖州青年创业大赛优秀项目榜首。“如今,企业可年产10万张桑纤维可循环环保板和5万套办公家具,预计今年销售额可达1000万元。”叶其明透露,前不久,企业还与浙江顾家工艺达成战略代工意向,预计今后年代工量达3000万元以上。
作为我市小微企业三年成长计划的重点扶持对象,近段时间,“浙桑新材”在全市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大环境下,制定了企业自身的三年发展计划,并积极推动企业新三板挂牌上市。“企业发展规划制定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目前量产用于办公的家具,第二阶段是用于保健的民用家具,预计2016年底可面世,第三阶段就是生产丝木工艺品,积极弘扬桑蚕文化。”(据:浙江省科技厅)

这是村民发现的鳞木化石(6月12日摄)

新华社昆明6月20日电(记者岳冉冉)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坪上镇老场村岩脚村民组的小河边近日挖到疑似“龙化石”的照片和信息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经专家鉴定,该化石并非人们猜测的“龙化石”,而是一种生活在2.5亿年前二叠纪晚期的石松类植物:“鳞木”的茎干化石。

6月12日,有网友曝料称镇雄县坪上镇老场村岩脚村民组的小河边发现一块异形化石,该化石裸露部位长约130厘米,截面直径约17厘米,随后各种照片及信息在网上传播。从照片上看,整个化石呈黑色,部分镶嵌在岩石里,裸露部分十分坚硬,光滑的表面规则排列着一块块的“鳞片”。根据外形和大小,村民猜测它是一条巨型的蟒蛇化石,更有人认为它是传说中的“龙”。

当晚,该化石被盗走和毁坏。镇雄县文化馆立即对被盗挖后残留的化石进行了抢救性挖掘,并将化石图片、视频、样品先后发给多方求证,确定这块化石属于2.5亿年前二叠纪晚期的鳞木化石,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

云南大学古生物研究重点实验室博士生导师冯卓教授介绍,从照片看,村民挖到的是典型的鳞木化石。鳞木是一种已经灭绝的乔木型石松类植物,也是国际上石炭纪和二叠纪重要的成煤植物。石松类植物最早出现在4亿多年前,最初只有低矮的草本类型,直到石炭纪才出现了高大的乔木类型。

冯卓解释,鳞木在距今大约3.5亿至2.5亿年之间的石炭纪和二叠纪时期长得非常高大,可超过50米高。当树叶脱落后,树干表面常留下叶座和叶痕,形成规则的菱形或六边形螺旋排列的图案,这也是大家觉得它像鱼鳞和蛇纹的原因。

“欧美地区发现的最后出现的鳞木化石大约是在距今3亿年的石炭纪末期,而这次在镇雄发现的鳞木化石大约是在2.5亿年前的二叠纪晚期,这对我们深入认识地质历史时期石松类植物的分异与演化具有重要科学意义。”冯卓说。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虎斑木持续萎靡。据商家反映,在小斑马价格依然比较“低廉”的情形下,作为代替小斑马的虎斑木很难有机会“出人头地”,市场成交量寥寥无几。目前广东市场虎斑木长2—4m、厚5cm、A级报价长2—4m、厚5cm、A级报价5200—6200元/立方米。
    树种材种材长总量径级底价(元/立方米)成交加价鱼鳞松特材(特选)6200

    30以上

    1200

    0

    阅读全文
  • 2016年1至10月份,浙江湖州市共进口木材2431批次,196313立方米,货值8568.65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77.19%,113.96%和83.60%,进口总量以及增长幅度均为历年同期最高。据悉,今年以来我市木材进口量呈现持续增长的良好态势,这在带动回暖向好发展的同时也给本地区的植物疫情防控带来巨大挑战。
    对此,我市检验检疫部门积极应对,双管齐下,充分履行口岸检验检疫职能,切实维护国门生态安全。该局一方面科学利用风险分析,合理利用检力资源,针对不同木材种类,实施差异化监管模式,加严口岸查验和后续监管力度,严防有毒有害物质和外来有害生物随木材传播入境。另一方面通过规范实验室管理制度,完善实验室鉴定流程,加强人才队伍的建设,提高工作人员业务水平等措施,进一步提升植物检疫现场实验室的鉴定能力,为外来有害生物截获工作提供强有力的技术保障。
    凭祥南山红木文化街冷冷清清

    政府:规划缺失,重市场开发,轻品牌打造;重市场建设,轻加工基地打造;

    消费者:理性消费,看木料,挑款式;讲品质,重品味;

    商家:资源稀缺与劳力紧缺中夹缝生存,高成本运行中坚守市场;

    市场:价跌人少货缺,低价位购买需求和高成本经营的矛盾,银行锦上添花式的资金扶持方式与商家渴求雪中送炭的冲撞。

    “去年一套10件套的红酸枝家具最高价可以卖到50万元,今年最多也就30万元一套。”

    “以往周五、周六和周日门庭若市,一天可以装几车货。现在,门可罗雀,人都不多一个,半个月都走不了一车货。”

    “去年的极热和今年的极冷,都因大红酸枝被列入国际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限制进出口而起,仅是红酸枝原木就涨了50%,价高难以承受不说,还缺货。”

    “没有生产基地、没有自有品牌、没有龙头企业,产业缺乏根基。政府重市场开发却忽略了自有品牌的打造,这样下去市场终究会萎缩。”

    ……

    今年,凭祥红木市场寒流施虐,这场寒流一直持续到现在,并还将持续下去。

    凭祥红木产业发展的短腿,也在这场寒流中暴露无遗。

    “红酸枝被限进出口,购销极热导致极冷”

    资源型产业由资源拥有者掌握话语权。

    在去年6月大红酸枝被列入濒危木种后,凭祥红木市场骤然跌入了冷热两重天,至今仍萎靡不振。

    “凭祥红木市场高热自2009年以来已经持续五年,从市场规律来看,今年的冷是必然的。”谈起凭祥红木市场由去年至今年的热冷反差,承天相红木老板翁代恩分析,市场是每五年一个周期,凭祥红木市场高热已经持续五年,今年出现降温属正常现象。

    “只是,没想到冷得这么彻底,春节刚过,整个市场就一直萎靡不振到现在。”

    翁代恩认为,去年最热的大红酸枝被列入濒危木种限制进口,各路商家抢购囤货,价格达到了狂飙的势态,疯狂购买推高市场价格,其结果便是寒流来袭。

    有需求就有市场,消费者也是红木市场冷热的直接推手。“过去,买家看见红木就买,没有木种概念,没有精品意识;卖者则被买家的疯狂购买欲挑动着随意提高价格。水涨船高,原木也就跟着疯长起来,买和卖都比较焦躁。”凭祥浦寨边贸点文渊阁红木商行老板许文渊说,早在去年初就预感市场会在这两年内降温,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急。

    “‘五一’和‘十一’是一年生意好坏的晴雨表。今年这两个黄金周几天都卖不了一车货,去年一天发几车货还装不及。凭祥是红木家具的批发市场,批发都这种状况,零售的生意就更不必说了。”在浦寨经营近20年,让许文渊在红木批发经营上有诸多优势。但今年,许文渊颇感吃力,“去年一套10件套的红酸枝家具最高可以卖到50万元,今年最多也就30万元一套,红酸枝原木大料价格最低降了15%,最高降了40%。”

    浦寨边贸点和中国红木商城是凭祥红木家具两个主要的集散地。去年,周末上浦寨得赶早,否则就会被堵车;红木商城则门庭如市,熙熙攘攘。可现在上浦寨一路人车稀少,红木商城更是门可罗雀。

    商城内,正一阁红木商行老板王根才正和客户通话。听语气和看表情,显然沟通得不理想。谈到今年红木市场行情,他说,去年价格疯长是对今年市场的冲击。消费者给去年的高价位给搞怕了,10-20万元一套红酸枝家具,搞到50万元一套,虚高的价格最后带来无人问津,消费者给吓跑了。

    尽管商家们都预测到了今年红木市场会降温,但是,谁也没想到会一触到底。尽管凭祥市政府对红木产业的宣传力度很大,扶持力度也不小。但没有市场留不住商家,更留不住消费者。

    凭祥红木市场令人堪忧。

    “产业缺乏根基发展疲软,粗糙工艺难留‘拿来产业’”

    “凭祥红木产业从原木到成品全是外来的。资源型产业没有深加工就没根,市场就会慢慢消失。”

    对于今年凭祥红木家具市场的触底状况,商家们认为,客观因素不可避免,主观因素却也不能回避。与红红火火的市场相比,生产加工环节迟迟未跟上,红木产业缺乏根基,发展后劲无力。

    见证了凭祥红木产业的形成过程及起起落落,谈起今年的红木市场遭遇的寒流,好家思老板朱克凡说,优胜劣汰,就是强者生存弱者被淘汰。市场不好更能看出一个商家、一个产业的实力和发展后劲。没有实力的商家撑不下去,凭祥红木的短腿也显露无遗。

    对此,许文渊深有同感。他说,市场是流动的,既有形也无形。凭祥红木产业的原材料不是自有资源,政府在开发市场的同时忽略了品牌意识,没有生产基地、没有品牌、没有龙头企业,生产环节跟不上,产业发展疲软,市场终究会萎缩。

    商家们均认为,红木于凭祥是“拿来产业”。由于工艺跟不上,虽然木料好,却难有高端产品。凭祥红木产业在起步发展定位的黄金10年里错失了良机,产业缺乏根基,在受到逆势的经济环境冲击下,必然会走下坡路甚至萎缩。

    尽管之前凭祥红木市场高烧不退,但其间浦寨和南山都有企业往外转移。

    商家们认为,凭祥红木产业第一阶段发展稳健。但是,随着红木产业的快速发展,打造加工基地和创新自有品牌显得尤为重要。凭祥红木名声在外,有好有坏,好的是木料,糟糕的是工艺。

    然而,红木家具是奢侈品,只有好的木料是远远不够的。

    “所谓海纳百川,凭祥要打造中国红木之都,就应该接纳各种各样的生产经营方式。只要他能在这里生存,不管是大小规模、中小厂家,即便是夫妻店甚至手工作坊,都应该接纳。”翁代恩认为,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留住隐在大市中的工艺师,从而形成自己的核心技术。

    正一阁红木商行是2007年凭祥红木市场最火的时候进驻的。说起今年的行情,老板王根才不由得叹气,凭祥红木并没有真正形成产业链,更没有自主品牌,市场不完善,产业规划没做好,市场分工不够细,发展脉络不清晰,产业抗市场风险能力弱。而这,还只是产业自身发展环节问题。

    应该引起重视的是,有商家还认为,政府应该关注产业发展中已经暴露出的问题,比如劳资纠纷等。

    普通工人易找,技术工人难寻。近年来,红木加工劳资增幅过快与劳力资源紧缺的矛盾渐显。加工人才紧缺导致企业高成本运行。

    红木家具在东北地区,其意义就像改革开放初期年轻人结婚陪嫁的“三大件”。王根才说,红木产业是凭祥、崇左乃至广西新兴的产业,是可以和东盟国家直接对接的产业,很有潜力,前景很好。但是,由于加工环节跟不上,目前产业的主动权依然掌握在境外。

    “资金断链企业难以为继,理性消费主导雪上加霜”

    红木家具毕竟是奢侈品,不是三五百元就可以拿得走的。在目前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企业最怕的就是资金断链。朱克凡说,但是,银行锦上添花式的贷款方式一贯到底。资金断链,企业难有作为。

    翁代恩说,资金断链,银行信贷不给力,时间一长,企业只能选择退出市场。

    5月份以来,一件东西都卖不掉,搞不好今年都撑不下去了,仅靠自己的资金是做不下去的。王根才也有同感,由于银根收紧,这一两年来银行对红木企业的信贷大不如前,资金链一断,企业想坚守也撑不下。

    红木商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老板抱怨,有人来谈价,能不亏本就已经可以走货了。但是,现在连这个底线都不能守住了,花梨木等低端一点的少亏点也都卖了。以往周五周六和周日是最热闹的,现在人都不多一个。

    而消费者口味的大逆转,由过去的盲目抢购到现在的理性消费,更使凭祥红木的粗糙工艺在这样的消费环境下暴露无遗。

    许文渊说,现在消费者比较讲究,讲究质量,也讲究品味。过去是见到红木就下手,大小料通吃;现在货比三家,辨木料真伪,看货品性价比,还要感受舒适度。

    近两年来,红木消费已趋向理性,消费者购买前都要货比三家,比性价比,比品质,比价格,比手工,比木料、比款式。凭祥红木粗糙的工艺在这种货比货的氛围下更显劣势。

    采访中,大多数商家都有同一个感受,红木消费群开始分层。近年来,红木消费者更年轻化,三十多岁的人是消费的主力军。而这个年龄段的消费群体对工艺、款式和个性化的考究有过之而无不及。

    理性消费主导使得凭祥红木原木的优势荡然无存,也使本就不景气的市场雪上加霜。

    对于一个产业的形成和发展来说,规划和市场从来都不能相互替代,没有市场就没有产业,没有产业定位规划就不会有产业的长足发展,产业没有发展后劲,自发形成的市场也总将会萎缩。

    面对这一系列的困境,经过了自发市场、政府引导扶持后产业初成,凭祥红木产业还能走多远?

    (记者农彩云)

    来源:左江日报

    阅读全文
  • 分享